翻譯新聞

漢語與西班牙語動詞比較分析

來源:網絡  作者:本站  發布時間:2020年07月28日  閱讀次數:   次

德國語言學家Homboldt(1836)根據詞的結構劃分了三種類型的語言:孤立語(isolating language),粘著語(agglutinating language)和屈折語(inflectional language)。一個詞代表一個意思,這就是孤立語。用簡單詞組成復合詞而詞形和意義又都不變的,叫粘著語。用詞尾變化來表示語法關系的叫屈折語。根據這一劃分,漢語是孤立語,西班牙語源于拉丁語,屬屈折語。下文從兩語動詞在若干主要方面的不同處理展開分析。


  1.1人稱關系與西語動詞變位


  西班牙語每個動詞都有“有人稱”和“無人稱”兩種可能有的狀態。原形動詞無人稱意義,動詞在變位時,具有人稱意義。所謂變位,是根據主語和時態而對原形動詞做相應的變化,變位還體現式(陳述式、虛擬式或命令式)、體(完成體或未完成體)及主語的數(單數或復數)。西語共有3個式共17個時態,每種時態又有單、復數共6種人稱的變化。動詞的每次變位都表現出人稱,故人稱代詞往往可省,尤其是第一、二人稱的人稱代詞。例如“你好嗎?”用西語表達可以是:Estás bien? 由于變位動詞estás體現出了人稱,該句省略了人稱代詞Tú(你)。第三人稱包含的范圍非常廣,除對話者雙方外,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屬于第三人稱,故對其省略要慎重以避免歧義。例如:“我和羅莎有個約會,她一會兒來接我”用西語表達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luego (ella)viene a recogerme.該句可省略人稱代詞ella(她),因該句有兩個人稱,動詞變位viene區別出了人稱?!拔液土_莎、恩里克有約會,羅莎一會兒來接我”用西語表達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Enrique y luego ella viene a recogerme.該句不可省略人稱代詞ella(她),因該句有三個人稱,動詞變位viene不能精確體現人稱。漢語中動詞不能表明人稱,作主語的人稱代詞也不能隨便省略。


  1.2 西語的動詞時態和漢語的“時態助詞”


  《中國語言學大辭典》以“時態助詞”為主詞條,漢語的時態助詞主要指常附在動詞之后的“了”、“著”、“過”等虛詞。這個叫法用得相當廣泛但它所表達的并不是動詞的“時”范疇,而是“體”范疇。例如“了”這個虛詞可以用于下面幾句話:


 ?、?我吃了一個蘋果。


 ?、?我拿了鑰匙就出發。


 ?、倬渲小俺粤恕北硎局v話前的事。②句中“拿了”是講話之后的事。這兩句話中“了”表示動作由未完成到完成,這正是“體”的概念。有些語法學家把這些助詞叫“動態助詞”,是指“動作或狀態在某一過程中所處的情況,不一定和特定時間相聯系”。漢語沒有表達動詞“時”范疇的語法手段,漢語的“時”要用詞匯手段來表達。而西班牙語的“時”在變位時有明確的表達。


  1.3 格


  1968年,費爾默發表了重要文章《格辨》( The Case for Case),“格的語法”由此誕生。該語法理論認為,盡管不同語言中有不同的“格形式”, 但一切語言中都存在“格關系”或“格功能”。格功能表達動詞與名詞之間的語義關系,代替深層結構中的主語、謂語等概念。費爾默認為,世界上的語言有各種結構類型,主要分為:主+謂+賓,主+賓+謂,謂+主+賓。但這只是表層結構,其深層結構是一樣的,在深層結構中,動詞與名詞的關系是格的關系。例如:在“我讀書”中,“我”與“讀”的關系永遠是施事關系,不論各自的位置如何。


       傳統語言學中的格只是表層格,其形式標志是詞尾變化或者詞干音變,這是某些屈折語的特有現象。在漢語中,名詞和代詞沒有形態變化,所以沒有格。格語法中的“格”是“深層格”,它是句子中體詞(名詞,代詞等)和謂詞(動詞,形容詞等)之間的及物性關系(transitivity),這些關系是語義關系,它是一切語言中普遍存在的現象。


  屈折語的格與格語法的格的內涵是有區別的。屈折語的格是語法格,格語法的格是語義格。語法格與句子成分是相對應的,或者說,用詞形變化來確定該詞在語句中的語法成分就是屈折語的“格”。不是一種變化就是一種格的固定語義,在主動的施事者作主語與被動態的受事作主語時,語法格是一樣的,但語義格是不一樣的。語義格的意義實際上是指兩個事物之間它們在動作的作用下所產生的主動與被動關系,以及這種事理關系用變化形式表現出它們在語句中的充當的語法成分。任何語言不管有沒有語法格,也都有語義格,即概念結構關系。語法格是將語義格格式化了,規定在語法中,對使用這種語言的人來說,語義格是十分清楚的。像漢語這種沒有明確語法格的語言,雖然有語義格,由于沒有語法的規定,其語義格的意識并不強。杜甫有名句:“香稻啄余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保ā肚锱d八首》)。信息接受者憑邏輯就可推理出正確語序:“鸚鵡啄余香稻粒,鳳凰棲老碧梧枝”。


  又比如“這件事他知道?!睉{邏輯就推出正常語序應是“他知道這件事”?!斑@件事他知道?!庇梦靼嘌勒Z表達出來可以是:El lo sabe.其中él 是名詞“他”,lo 是賓格代詞,代指“這件事”,sabe是根據第三人稱陳述式的變位。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變位的存在,不會產生歧義,西班牙語中主語位置比較靈活,不像現在許多語法書都把漢語完全按照到詞序來區分主語和謂語。上面這句話也可以說成Lo sabe él。


  西班牙語作為曲折語,具有語法格。動詞的直接賓語用賓格代詞指代,間接賓語用與格代詞指代。西班牙語名詞和代詞有陰陽性和單復數之分。例如:“那位女教師給我們提了問題,我們回答這些問題”用西班牙語表達可以是:La profesora(“女教師”) nos hace preguntas y las contestamos.“nos”是第一人稱復數與格代詞,指代間接賓語“我們”; “hace preguntas”是“提問”之意,其中動詞“hace”是第三人稱單數變位;“las”是第三人稱復數陰性賓格代詞,指代直接賓語“問題”; “contestamos”是“回答”之意,按照第一人稱復數變位。


  西班牙語中,當賓格代詞、與格代詞同時使用時,與格代詞在前,賓格代詞在后; 且此時第三人稱單、復數與格代詞改用其變體se。例如:


  1.“胡安有一輛自行車,但他不想借給你”用西語表達可以是:Juan tiene una bicicleta, pero no te la quiere prestar。其中te是第二人稱單數與格代詞,指代間接賓語“你”,la是第三人稱單數陰性賓格代詞,指代直接賓語“自行車”。


  2.“這些是你弟弟的鑰匙,你能把這些鑰匙帶去給他嗎?”用西語表達可以是:Aquí están las llaves de tu hermano.? Se las puedes llevar? 其中se是第三人稱單數與格代詞,指代間接賓語“弟弟”,las是第三人稱復數陰性賓格代詞,指代直接賓語“鑰匙”。


  西班牙語對同一概念用詞盡量避免重復,善用長句,變位及各種代詞和連接詞使之成為可能;而中文為避免混淆,往往延續對同一概念的用詞,并常用短句,這也是兩語的一大區別。


  1.4 結語


  經由以上分析,對漢語和西班牙語在動詞不同處理上我們有了更深的了解,有助于我們更好的進行西漢學習和西漢互譯。

威海翻譯公司

400-631-8682
养马靠旅游怎么赚钱 那个时时彩平台送彩金 赶牛网配资 上海11选5彩票网 靠谱点的赌博软件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全天pk拾计划五码两期版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上海体彩网11选5开奖 佳永配资 浙江6+1体彩走势图